万籁俱寂的笙箫

Zara最近秋裝都好型
可惜窮,只買了一件

重巒疊嶂
波光粼粼

東方之珠
光芒萬丈

這是我的第一份工
幾乎磨滅了我對工作的熱情
人在異鄉
隨時隨地隨傳隨到
你什麼都要做,即使你去一些地方根本沒什麼意義你還是要去侯著,然後你要做的東西理所當然也是要做,跟出跟入耗掉的時間?那是你自己的事(微笑)
在香港top3拿distinction畢業,拿了那麼多年的獎學金,有什麼用呢?
有用的,你要寫無數的花樣文章,出邀請函出感謝信出通知出聲明出賀稿出發言稿出奠基文啊。
沒用的,你不是依然要幫老闆執屋,睇狗,做收銀,幫挽袋,做手機維修,甚至在生活助理不舒服的時候把她的工作也頂上嗎?
合約寫的朝九晚六,事實毫無補償地加班,有一晚十一點多回到租的房子樓下,相熟的保安說:今天那麼早回來啊?
後來爸爸媽媽過來探望我,保安說,你女兒好辛苦呀!我什麼都不敢說,怕父母擔心,怕一開口眼淚就掉下來。
香港的房子那麼貴,房租那麼高,租一個小單間都能讓初出茅廬的工作者大傷元氣,今年房東又加租了,下年呢?下年我還會在這裡嗎?
人生如逆旅,我也是行人。

睏卻堅持不睡的夜

一風堂和卡樂比cross over
很奇妙……
還是普通拉麵好吃…